• 炸金花中乙福建天信欠薪内幕:7个月零薪参赛 投资人难寻

  • 发布时间:2019-12-01 03:57
  • 作者:炸金花棋牌
  •   炸金花

      2019赛季的中乙联赛已全部结束,32支球队,超过800人次的球员、教练员,各自总结,各自思考,各自等待。

      这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年份,从上层的施政到下游的流动,各行各域弥散着一种不由分说的敏感,它在诉说着对盛世的渴望,也在遮蔽着对履下疾苦的恐惧。

      这也是中国基层职业足球联赛极为特殊的一个赛季,800多个奋斗者的背后,是800多个因足球而或悲或喜的普通家庭。他们拥抱也仰望着足球,很多时候却是孤苦的坚守。

      因经济困境而寂寥已久的东北土地,在这一年迎来了暌违已久的冠军礼花,沈阳城建的香槟宽慰着辽足和长春亚泰。

      但是这项运动在中国的喜感便在于,任何反规律、反常识的故事总能层出不穷地演绎:距离俭欢小庆的黑土地千里之外的富庶南国,中国经济强省下的一出悲景,正在持续上演。

      从2月的季前冬训至10月的季末尾声,整整9个月的漫长赛季,福建天信足球俱乐部的全体队员至今仅收到3月份和5月份两个月的工资。

      在共计7个月零薪零酬的情况下,这支福建省的足球独苗竟然坚持完了本赛季中乙的征程,甚至还打出了13胜5平12负、高居中乙南区第7名的惊人战绩。

      用天信球员们的话说:“我们对得起自己了,也对得起福建球迷、对得起这份职业了。可是我们对不起家人、对不起妻子和孩子——因为有人对不起我们。”

      从4月份开始,福建天信足球俱乐部投资人沈文策,及其所持中金在线对天信俱乐部的注资就出了问题,致使球队的正常运转陷入了严重困境。

      到上个月中旬的联赛收官,沈文策及中金在线已经累积拖欠天信球员、教练员和工作人员逾650万的工资和250万的奖金,共计超过900万人民币。

      这样的薪金水平放在今天的中国职业足球环境里,其实并不恐怖,但是整个赛季球员们就是在日复一日的搪塞与推诿中度过。以致上个月在中乙联赛末轮之前,天信的球员们忍无可忍、选择了向俱乐部所在地晋江市的政府部门寻求帮助。

      10月13日,晋江市副市长王海飞和福建省足协秘书长原尊辉,一同来到了晋江足球公园球场内督战,并就欠薪问题向俱乐部控制人沈文策了解了相关情况。

      那场比赛,得益于领导力量的介入,士气重振的福建天信三军用命战胜了青岛中能,送给了八闽球迷一个在成绩上尚能接受的完满赛季。

      当时,由晋江市体育局、晋江市人民政府牵头,已经为福建天信俱乐部找到了一个新的投资商即接手人。据贝克的独家了解,这个投资方为福建省内国企:晋江文旅集团。

      王海飞副市长在10月13日的比赛现场也对球员们表示,第二天就会召开会议,讨论解决欠薪的状况和文旅集团接手的事宜。

      然而到了第二天即10月14日上午的会议现场,当球员们按时来到晋江市体育局开会时,出席主持会议的只有市体育局局长许紫竹和省足协秘书长原尊辉。

      仅持续短短半个多小时的会议,原本满怀希望的球员们却满耳收听到了一堆又一堆熟悉的、打太极式的说辞。想要得到的准确解决时限和方案,体育局和省足协方面没有任何明确的回复。

      根据贝克的了解,市政府当时正在磋商沈文策和晋江文旅集团之间的股权收购。可是在具体的股份稀释问题上,对球员们避之不及、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沈文策告知大家:“俱乐部的小股东‘找不到了’,所以要找到他们签字才能被收购,大家先别急……”

      然而根据贝克对工商信息的查询,福建天信足球俱乐部的股权占比,沈文策占70%,福建北辰星占10%,上海动星占20% ——而这个“福建北辰星”实质是天信俱乐部高管胡某的公司,相当于沈文策集团占比80%,所以其实就是这个“上海动星”的问题。

      再到后来得到的消息显示,由于沈文策的外债过多、俱乐部多项坏账尾大不掉,身为国企的晋江文旅集团在收购一事上产生了困难。因为当时晋江文旅只接受全股收购,而拒绝赞助形式的注资。

      对于涉足足球,晋江文旅其实是不排斥的,这也不是这家国企第一次参与体育的投资。去年的10月,晋江文旅就与福建SBS浔兴篮球俱乐部在晋江五店市召开了冠名签约仪式暨新赛季新闻发布会,宣布2018/19赛季,“晋江文旅男篮”将代表福建正式征战CBA联赛。

      因而文旅集团对体育的投资热情不用怀疑,但是沈文策一方的外债,让文旅对天信俱乐部的接手陷入了停滞,也让球员们的生计依然处于困境中。

      据了解,除了球员们超过900万的拖欠工资,沈文策还拖欠本赛季以来球队酒店住宿、差旅交通、赛场安保等费用超过130万,这些有一部分是拖欠晋江市体育局的先前垫付,有一部分则是拖欠相关社会企业。

      如是局面,万般无奈之下天信队的球员在之后又一次带着横幅,向晋江市人民政府寻求了帮助,可是回复寥寥。

      据了解,在夏天中国足协要求递交各俱乐部的中期工资确认表时,当时已经欠薪3个月的沈文策,就采取了“对外卖乖、对内哄骗”的策略,一方面向中国足协大打苦情牌、悲悯自怜地“交代情况”希望得到宽大处理,另一方面又指使领队等管理人员,向球员们画饼承诺“下半年一定解决工资”……

      贝克足球先前已经分析过,本年度由于中国足协鉴于特殊的国内政治时局(建国七十周年大庆)和协会内部环境(领导层换届),不明文出台、但是实际上执行了“联赛中期零解散”的政策。

      在这种情况下,如福建天信,以及之前贝克足球独家报道过的湖南湘涛、云南昆陆、宁夏火凤凰、上海申鑫、海南FC,同时包括太多在本赛季都陷入严重欠薪问题的俱乐部们,都被中国足协在维稳的压力下,强制挂上了一枚“免死金牌”。

      相比于顶层中超背后的资金雄厚的特大型企业,国内近两年来严峻的经济形势,对二级、三级职业足球俱乐部的影响颇巨,中乙联赛球员欠薪的情况从去年开始也变得更为多见。

      根据消息反馈,沈文策的中金在线的经营目前出现了极大的困难,其公司账户据悉已经被冻结,这也给文旅集团的入主造成了客观困难,也是使球员们的生活问题得不到解决的祸因。

      仅今年以来,沈文策的中金在线就因为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等违法违规问题,被起诉多次、数次被常州武进区人民法院、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等地方法庭,列为被执行人。

      在整体足球投资环境恶化、上层吹起的泡沫始终膨胀的局面下,福建天信的底层悲剧已经给人以常见不怪的观感。

      距离年底各家俱乐部向中国足协再次递交工资确认签字表和工资银行流水单,只剩不到一个月。如果工资问题始终不能解决,球员这一次必然不会再容忍、再忍气吞声地签字去帮助俱乐部混过足协的准入审查。

      这是所有人无法接受的恶果,不论是对于忠诚追随的福建球迷还是这批球员,没有人希望这宝贵的注册资格被取缔。

      如果拖到2020赛季初、很多球员等待结果时,突然宣判福建天信强制解散,那么队内的大部分球员将很难在短时间内临时找到下家,这就将面临半年无球可踢的境地。

      日前,已经无路可退的天信球员们已经决定,于本月21日返回队内,向俱乐部控制人沈文策和晋江市乃至福建省相关部门寻求最后的帮助,为自己合法合理的劳动报酬讨要一个明确的解答。

      根据独家了解,晋江文旅集团由于沈文策的外债问题,已经很难对接手俱乐部展开动作。而晋江市方面又因为不愿意放掉这家福建唯一的球队、此前拒绝了厦门方面的资本,这造成了天信俱乐部在省内的异地转让也失去了可能性。

      事情正在一步一步堕入最坏的结局,21日,晋江市体育局和人民政府,成了这批如风中苇草一般飘荡的球员们最后的依靠与希望。

      现任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劳动监察局局长王程对中国各行各业劳动者的承诺,某些部门,你们听见了吗?

      根据《劳动法》相关条例,拒不支付劳动报酬数额较大的,经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的,一般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如果满足前面的条件,同时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等严重后果的,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顶层的资本方正在怀揣着大把大把的钞票,为奢华的中国国家队满世界寻觅名帅;而底层为了生活而奔波的球员们,却连欠薪老板的一个电话都拨不通……